冷門/舊番愛好者,渣渣一名
對熱愛的東西會一輩子愛下去!!
對遊戲實況、卡片遊戲中毒到不能自救

© 業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【全職同人】星塵【傘修】

  *狼人傘x吸血鬼葉

  *同系列(故事時間軸):逃亡彗星 >> 星塵 >> 以身飼狼

  *20170529葉修生日賀

  =====


  由家中逃出來,都快三年了。雖然這三年來除了剛開始時有家族的追捕,但後來都不見踪影了,是放棄了他呢?還是決定放任他?畢竟快到血族的成年禮,不回領地自己也很危險啊。

  這個月以來,葉修一有空就是想這些事:成年禮和家族。即使是在工作途中,有時也不由自主的走神,在又一次因葉修的走神而被追捕中的獵物逃脫,蘇沐秋覺得有必要跟自家搭檔好好談談了。

 

  「葉~修~」

  「蘇沐秋你等下,這聲也叫得怪滲人的,你發病…」被蘇沐秋用怪異的腔調喚回了神智的葉修,抬頭看一眼蘇沐秋的表情就知要糟。

  雖然反應過來後,就立刻轉身跑掉,但果然還是比不上有着先天優勢的狼人「誒——那個……沐秋大大有話好說,能先放下你的拳頭好嗎?」

  兩人因為剛才的追跑,說話的語氣都有些氣喘「葉修你到底在幹麼?哈、平日不時發呆也算了,工作中還來,你是不想要命了是吧?」

  「這不是還有你在嘛——沐秋你不會看著讓我送死吧。還有,能鬆手嗎?這姿式很難呼吸啊。」葉修整個人被蘇沐秋壓在樹上,面朝樹幹、雙手被反扣在背後,他即使是吸血鬼也是要呼吸的啊!不要因為呼吸頻率低就這樣對待他啊,還有能不按著他的臉去磨著粗糙的樹皮好嗎?很痛好不!

  「呵呵,那下次在龍骨深淵放生你信不信?」

  「……」很好,氣得不輕,他還是裝死好了。

 

 

  葉修感受到按在腦袋後方的力量撤去,但加壓在手腕的力氣可沒有移開,正想回頭說一句就被嗆住。「不要以為我和沐橙看不出來,連我們都想瞞著不說。你說出來我們一起找辦法解決啊,你到底在苦惱甚麼?」

  「你不覺得你說話的語氣,同動作反差太大了嗎,放開再說行不,沐秋?」

  一時無話,就在葉修聽到蘇沐秋的嘆息聲,想終於能不維持這別扭的姿勢。「台詞我背了,你不說實話那接下來就隨我處置了。」

  「等等!沐秋你說甚麼?台詞?」葉修有點慌,背詞就是說明他有預料到這局面,而下半句的隨他處置,不管怎樣自己的下場都會很慘。

  蘇沐秋不管被壓在樹幹上的人有如何想法,葉修的體格比不上自己,要掙開是不可能,但讓他掙扎到最後沒有力氣也好,這樣更放便他。「今日的任務到剛才的台詞,都是沐橙一手策劃的。不然你覺得我會說那種話?誰叫連沐橙都看出你有問題,所以只能給你下局了,再不肯實說,幹到你說就行。」

  「蘇沐秋你是狼人不是淫魔,冷靜好嗎!」他現在視線受到限制,但眼角瞅到的、還有在輕掃著腿部的毛髮,蘇沐秋絕對半獸化了。他今晚還能走回家嗎?

 

=====

  

  WB走這

  煮好的肉湯


=====

 

  「所以說,你是在煩惱血族的成年禮嗎?沒有吸到足夠的血液完成儀式,會直接的灰化死掉這樣是吧?」蘇沐秋背著葉修慢慢的走出森林區域,對於吸血鬼的知識,他基本是從葉修口中得知的,如果葉修說的是實話,那還真是一個大問題。

  「血、魔力都可以,本來我們日常食物就只吸收這兩種嘛,只是比起儲大量的魔力,找大量的血對我們來說相對容易。」葉修現在除了嘴皮子甚麼都不動了,狼人的體力太變態,只是半獸化都累得夠嗆。如果不是要解釋清楚,免得再被身下人獸性大發,他連說話都不想說。他是被禁欲得太久嗎?狼人都有發泄不足的問題嗎?

  「我成年禮需求的血量……我想吸光你和沐橙的血也不會夠。所以啊,我在想要不要回去家族一趟。」月光照耀下,葉修深紅色空洞的眼神像不一小心就會失控,可是現在沒有一個人知道。

  葉修不知道,這一年來有多少次,自己在夢中看到成地的血,他、蘇沐秋、蘇沐橙身上全都是血,可是他看到看兩人屍體時,腦海只有:餓,這一個想法。

  血族不會作夢,他們的夢都是不安、預感、念想太重之類的東西,所以葉修知道,他是不可能在蘇家再待下去。

 

  「那行,你回去後會回來吧。」

  「嗯?啊,是啊。沐秋你就如此肯定我能再次蹺家成功?」上一次他逃出來可不容易,被發現的下場只會先被打個半殘,再運送回去族地慢慢治療,身上的傷好了禁限也完成了,再逃出就不可能了。

  蘇沐秋停下腳步「為何肯定你可以回來,因為你是葉修吧,你出不來那就我和沐橙去找你。難道〝一葉之秋〞連離家出來的自信都沒有?」

  葉修愣了下,隨即不顧身上的酸痛,在蘇沐秋的背上笑得張狂,「這當然要有,到時回不來,〝秋木蘇〞大大可要接我回家啊。」

  「那這張單子我就接下了,葉修你可別忘了。」

  「絕對不忘。」




.FIN

=====


  一鍋肉,換了種風格寫,感覺太肉下次還是換回來好了,其實我只想要看看獸耳傘哥幹葉修。

  點不開的小夥伴請跟我說一聲,我再找找哪裡可以再補檔。


评论
热度 ( 19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