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門/舊番愛好者,渣渣一名
對熱愛的東西會一輩子愛下去!!
對遊戲實況、卡片遊戲中毒到不能自救

© 業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【全職同人】酒後亂性【傘修】

大家37快樂!!傘修快樂!能趕上真是太好了_(:3

可有可無的設定:原嘉世時沐秋是開發部,葉修是選手。到興欣時兩人都是選手(聯盟的大家是知道這對的)

=====

  第九賽季的挑戰賽,興欣對嘉世,這場比賽興欣拿下了最後的勝利,即使已經在B市的時候,義斬的人幫他們開了慶祝會,但回到了H市他們的主場,慶祝會無可避免的也重開了,而且是整.整.一.天的時間。

 

  一群宅男這樣玩了一整天,體力早就用盡了,最後在蘇家兩位男神女神出手才能把陳大老闆制止下來。可惜在上林苑吃晚飯時以魏琛為首,包子為副兩人把興欣的每個人都灌上了酒,好好的晚餐還是弄得群魔亂舞,現場遍佈死屍(?)。

 

  「噢,蘇大大你為甚麼會站起來,你不是醉倒了嗎?」葉修從包子和沙發的夾心狀態中爬起來,抬頭就看到另一邊,原本醉倒在飯桌上的某人站起身。

 

  「呵呵,葉大大才是。明明第一個就被灌倒的人,現在竟然會意識清醒啊。」從容地站起來的蘇沐秋,看了眼還在夾心狀態的葉修,再觀察周遭的環境,不由感嘆「看來以後興欣都要禁酒令了。」

 

  三位妹子姿勢最正常,只是醉在長沙發上互相依靠在一起睡了;小年輕們還是坐在飯桌上,但身上的衣服和臉上都沾了不少飯菜;魏琛和包子兩個本來酒量不錯,但在對吹後一個倒在葉修身上,一個倒在走廊上,姿勢……在做廣播體操是吧。葉修和蘇沐秋早在飯局開始不久就被集火,所以兩人早早就不勝酒力倒下。但現在能成為唯二的幸存者……

 

  「葡萄酒?」

  「白酒?」

 

  兩人異口同聲的問出口,說出正是剛才對方喝下的酒的種類。兩人在一起這麼多年,雙方的酒力可為知根知底,不可能有如此好的酒量,以葉修一杯倒為例那蘇沐秋就是半瓶倒。

 

  「葉修你喝的是葡萄汁吧。」這技倆葉修不是第一次用,畢竟這人在榮耀上有多強,他的酒量就有多弱。

 

  「那你呢,沐秋你該不會是喝純水吧?」

  「不,是檸檬水。」這人的內裡一定都是黑的,對著笑得一面純良的蘇沐秋葉修再次思考,為何蘇沐秋不會被評為聯盟的心髒之一?

 

  「回神了葉修,我們上去拿點毛氈和被子給他們吧,這樣睡一晚他們明天也不好受。」

  「好好好,一切聽蘇媽媽的指揮。」葉修順從蘇沐秋的指示,畢竟他們只有兩個人,已且作為被拖出去瘋了整日的宅男,要把眾人都搬回房這個太不現實了。當中還有三妹子呢,畢竟男女授授不親呢。


  勞累了一番,終算是安頓好了,蘇葉二人簡單整理一下自己也就趴在床上裝屍體了。


  

  葉修體力本來就是戰五渣的程度,這整日下來可累倒他了,可是躺在床上的他還是睡不著,因為他旁邊有個人在阻礙他入眠。


  「我說沐秋,大晚上又累了一天,你到底還讓不讓人睡啊?」葉修瞅了眼蘇沐秋,這人窩在葉修肩頸上不斷的輕蹭,雙手抱得他緊緊的,不讓葉修輕易離開。

  聞言抬頭對上了葉修,兩人面對面的對視,距離極近,如果不是平時就對慣了,葉修想自己一定會被這狐狸迷倒的。


  「葉修,你不認為這樣早早睡了太可惜了嗎?」

  「還早嗎蘇大大?現在可是凌晨一點了。平時作息良好的你在抽風甚麼風。」嘴上是這樣說,但在心裡葉修可是很清楚的,畢竟這人可瞞不過自己啊。

  蘇沐秋坐起了身把葉修困在自己身下「我要酒後亂性。」語畢就對葉修來了個深吻,還沒有準備好的葉修吻後被弄得上氣不接下氣,來不及咽下的唾液順著葉修的下頜流下。

  「蘇沐秋你根本都沒醉,哪來的酒後亂性。」擦乾淨身上的水跡,抬眼確認了蘇沐秋的狀態,葉修知道自己今夜恐怕真的不能睡了,明明都沒有碰到酒,這餓了很久沒有肉吃的眼神是神馬鬼!

 

 

  蘇沐秋趁葉修走神之際,熟門熟路地慢慢挑引身下人的敏感點,在一起這麼久,蘇沐秋深深明白要讓走神的伴侶回神,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干少說語。「我醉了,因為有你阿。」

  「!?蘇沐秋你少陪你妹看電視劇了,這畫風不合你。」葉修糾結望著那個一會兒說要幹他、一會兒又因一兩句笑樂了的某人,是真的喝醉了嗎?能不能做回一個正常的蘇沐秋。


  「哈哈哈,那你說,怎樣才是正常的我阿。」戀人的表情太好玩了,陪妹妹看劇的成果總算有點收獲,畢竟兩人在一起多年,因為生活和工作要他們像一般情侶那樣相處,他們可不慣。兩人互相表白後也沒有太多轉變,最大的轉變就是會滾床單、還有平時互動更親密了。

  所以蘇沐秋才會借陪妹妹看劇為由,目的是想學點情話,他平時和葉修的對話不是家事日常、就是榮耀,再多就是垃圾話對練,興欣眾向他們反映的太閃、秀分快的言論,蘇沐秋是很不解的,自己和葉修都沒怎樣說過情話,那也能算閃光彈?


  蘇沐秋的笑容令葉修發覺,剛剛的一切都是戀人開的小玩笑,無奈拉過自家男友,葉修躺在蘇沐秋的懷裡,把他的手和自己來個十指緊扣。「正常的你嘛,就是我的蘇大大唄。」

 

  「果然這些畫風不適合我們啊。」

  「沐秋原來你是知道阿,你明天都是這樣我跟沐橙拉你去醫院看病的。」

  「要這樣嚴重對待我嘛,阿修愛呢?」

  「還來?看來病得不輕呀,只是打嬴一個挑戰賽就樂傻了?」


  把人抱起來迎面給了個輕吻「因為終於能和一起上場了,總算可以守約啦。一起得個冠軍吧,葉修。」

  「…開心就直說,可不要再次中途掉隊了沐秋。」

  「當然了,畢竟我可是有榮耀之神加持的男人。」

  葉修挑了挑眉「喔,那榮耀之神就給你加個BUFF吧。」葉修微微支起身子,把頭伸到蘇沐秋頸上,熱氣呼打在皮膚上的感覺,令蘇沐秋思考不如把一開始的玩笑變成真的好了,明日都是休息吧,所以應該可行……?


  「卧糟!」在蘇沐秋愣神之際葉修在他的頸上打了個印,咬得有點用力過頭,有些微血絲滲出。這人是狗嗎?

  「作為榮耀之神的男人,沐秋大大可要努力哦。」尾音上揚、得意的笑著的葉修,沾到嘴邊的血絲被靈巧的舌頭舔走。

  「這個當然了,我們可是最強的。」蘇沐秋決定,反正明天是休日就讓葉修好好休息過夠吧。



  翌日,興欣的眾人從昨日的混沌清醒過來,看到蓋在身上的被子,就知道是怎樣一回事了。等大家整好儀容再回到飯廳吃早餐時,才發現他們的兩位核心人員,好像由今早就不在了?

 

  「葉修前輩他們昨晚就醒來回房睡了嗎?但現在都快正午了,還沒有起床?」喬一帆不禁提問,平時葉修前輩作息的確不太規律,但至少在他心目中,蘇沐秋這位前輩可是正常作息,甚至對葉隊長的作息看不過眼時,會化為他的貼心(身)時間表一周,氣色恢復正常才放過。

  「可能是哥哥他們昨晚醒來時,酒勁還未完全退去吧。」蘇沐橙作為他們的妹妹,對自家哥哥們的酒量可是再清楚不過了,只是這次好像比較嚴重?

 

  「喔,看來大家都清醒了嘛。」門口話題的當事人之一出現了,蘇沐秋走過來看了早點內容「這包子和豆漿我拿走了,沐橙等會能幫我拿碗早餐粥上去嗎?葉修那傢伙還在睡呢。」

 

  蘇沐秋走到餐桌旁一人拿起兩人份的早餐,和蘇沐橙詢問昨晚有沒有著涼之類的問題,除了他們兩人外,興欣眾似乎明白了為何他們的隊長大人還在睡了。

  蘇沐秋神色和平時無異,只是身上的衣服,好像是昨晚葉修穿的那件吧?還有後頸的那個,是牙印吧,能在上面蓋章的都只有那位吧。結合葉修本人現在不在場,只能是那個了……這對情侶把大家都扔在下面,自己回房裡滾了一晚上床單對吧。是要感謝他倆沒有忘記昨晚大家都睡在飯廳中,沒有當場酒後亂性嗎?

 

  興欣的其他人決定裝作神馬都不知道的樣子,畢竟這樣的早晨他們都習以為常了。事後知道眾人的猜測後,葉修大大表示兩字就「呵呵。」三個字「你猜啊?」



FIN.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5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