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門/舊番愛好者,渣渣一名
對熱愛的東西會一輩子愛下去!!
對遊戲實況、卡片遊戲中毒到不能自救

© 業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【MSSP同人】收藏家(03)

※架空向
※血腥有
※一切內容與真實存在的人物、組織無關
※作者是被虐後不開心所以開虐(*´∀)ノ。+:°(有病

文檔: 01  02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警方順着三本雨子的手電號找到御影堂葉電話,他們最後的通話時間是三本死前三小時左右,之後就沒有電話打進來了。這段通話也是死者死前最後一個通話紀錄,所以警方決定就由這人入手,開始調查。

  在警方把御影堂葉列為了第一嫌疑犯的時候,尋找他行蹤時,卻從搜查課得知了嫌疑犯失蹤了!

 

  按失踪消息源頭尋到了御影堂的家中,發佈他失蹤消息的是御影堂的母親和姐姐。安瀨夫人和御影堂美里。安瀨夫人年過50,和一般的老太太一樣喜愛閒時和鄰居聊聊天;長女御影堂美里今年剛30,早幾年和男友搬出去住,正打算過多一、兩年就結婚,因為長時間不在家,所以對家中有些事還是不太清楚。

 

  御影堂葉,年28,在家鄰近的小診所做着男看護的工作。工作時間基本固定,所以在他失蹤的那晚時,他的母親就已經察覺了不對勁。因為平時如果晚歸他至少還是會發信息通知他的母親。在第二天還沒有收到自己兒子的聯絡,安瀨夫人就第一時間去報案。

 

  死者的最大疑犯是她的男友,但男友在死者估計的死亡時間前後失蹤了,嫌疑成份越來越大,可是在死者死後的第三天、同樣是他失蹤的第三天,還是沒有搜出疑犯的下落。

  安瀨夫人知道警方大力尋找兒子下落的本意竟是查找兇手時,立刻反駁他的兒子才不可能是兇手,她說不用他們家評論,只要在御影堂葉工作的診所隨意問問,就是他是一個好好先生,而事實也的確如此,在診所不論是同事還是來診者,都對御影堂葉有著良好的評價。男看護一般都是比較少見,而御影堂葉本就擅於和人交流,令不少人都對他有對人和善的印象。

 

 

  這案子陷入了僵化,找不到新線索、又找不到疑犯,就這樣又過了兩天。案件終於有突破口,內容卻是找到了御影堂葉的屍體。

 

  他的屍首在離他家兩公里外的一個公園發現,他的屍首發現者是一名男孩,當天攜犬只出門散步,在平日散步的路途上突然狂吠,引起男孩的注意。男孩走近犬只吼吠的大樹,走近才發現樹下有個小丘,男孩看到小丘表面隱隱約約有著如人的面孔,當看到這場面男孩被嚇得頓時大哭起來,途人聽聞男孩的哭聲走近了解,就報警處理了。

  之後經過屍檢和親人的確認後,認定了這遺體就是失蹤多天的御影堂葉,一下就由頭號疑犯成了第二受害人。

 

  「那個小男孩還真慘,在散步的時候碰上這種事,搞不好就會成心理暗影了吧。」KIKKUN把之前就到手的資料再看一遍,感嘆一下眼下社會還真不安全。

 

  「對啊,可憐那小鬼頭了。但不是因為前一天恰好下了場大雨,還真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找到第二死者呢。」此時FB手上正拿著第二個死者的發現照片,比起第一死者安詳地躺在自家地板,除去被打開的腹腔和周邊上的血跡外,就如睡著般安穩,真的比第二死者好太多了。

 

  第二死者的身體除頭部外,均埋在土裡。頭部後腦經檢驗後,受到了鈍物撞擊;面部的表情有點可怕,就像是死前受到了一些強烈的心理或是視覺沖撃,眼晴瞪大、嘴巴大張,小土丘還沒有被扒開時,在土丘前看就像看到了恐怖片中那些一張張咒怨的鬼魂面孔。

 

  把屍體從土中挖出來時,發現死者的雙腳已遭受截肢,在骨盆以下的地方全沒,看傷口不能確定是否有專業工具切割過,因為切割面被兇手故意破壞過;由腰曲位置向下的椎骨都重度骨折,可見兇手下手對死者有多大的執念。死者上半身除去被挖走的心臟沒有明顯的傷痕,死者的雙手交握在身前,手上有着第一死者不見了的子宮。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因為太久違的更新,所以就多發了一篇。

我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日常向的流水帳,如果只是寫mssp四人的日常部份就可以等於每次更新的量了。這習慣還是得改過來阿。

現在第一個案件是試試感覺,寫這種內容真的好傷腦……
架空就是好,一切都是胡扯就可以了,好想開架空paro的坑……(但這坑還有得我填((躺平

评论 ( 4 )
热度 ( 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