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門/舊番愛好者,渣渣一名
對熱愛的東西會一輩子愛下去!!
對遊戲實況、卡片遊戲中毒到不能自救

© 業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【陽炎同人】溺(10)【ALLShin】

第九章 ●●●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  “這孩子有甚麼問題,就是和你們一樣阿。不對,應該說除了跟那邊兩個人偶不同外,大家都是一樣的。"

  “兩個人偶,是誰?……難道是KONOHA他們嗎?"

  “當然,這些人只是人偶。他們會擁有目的能力,只是因為有別人共享了目的能力。本來這是不可能實現的,但你的能力幫了他們一把。"Azami的雙眼筆直的看向伸太郎,像是要看穿伸太郎的本質般,伸太郎有點受不了這樣鋒利的視線。

 

  “到底我為甚麼會有目的能力?還有我會沒有這一段記憶?"

  “在這世界待過的人不一定會有記憶,能完整地記得這個世界的事除了我外一個人都沒有。在這裡想要獲得能力,需要有人和你一同在8.15這一天死亡,然後在這裡選擇誰有機會出去,出去的那個人就會得到蛇的力量,即是憑依在你的身上。"

  “蛇…的力量?"

  “我是人們稱為美杜莎的存在,你們目的能力,就是我身上的蛇所擁有的力量。"

 

  “如月伸太郎,你本來在那邊世界的12歲就死了,死因是高空跌落而死的。你那天只是單純想救在被困在學校天台﹑被孩子群凌虐的一條蛇。但孩子們的興致被打斷,對於你這個礙事者,他們把你推下去了。”

  “我竟然是因為這樣死的……"

  “而當時死亡的,除了你還有的就是那條蛇,那條蛇是從這個世界逃出去的。因為牠是有能力的蛇,所以牠能取代死亡條件,但在憑依上,牠是和你合為一體的,因為他死了,但能力還在。雖然這樣的嘗試你是第一個,在你體內混雜了蛇的血,所以你能不受那邊世界‘目’的影響。因為蛇與蛇之間是互不受影響的。"

 

  “為甚麼要這樣對我?我的事絕對是一個麻煩,為甚麼你明明可以撒手不管,讓那條蛇複活,為甚麼最後是我活下來再回去?"

  “因為那蛇的死法是和我女兒的死法一樣的,但那種既視感就像女兒被欺負一樣,雖然最後你都是救不了那蛇,但你做到了那時我沒有能做到去幫忙這事,還有那蛇希望你活下去,所以生存的人是你。"

 

  “而你的記憶,因為與蛇的融合,產生了一點缺失。這方面我倒是能幫你拿回一點。"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“伸太郎快看!"

  “吶,伸太郎,能等我病好再一起去玩嗎?"

  “哥哥,隔壁的大哥哥經常生病阿。"

  “歡迎你來,伸太郎。"

  “小伸,有機會就多陪對面的哥哥玩耍吧。"

  “哥哥果然是最討厭的人了!!"

  “哥哥,隔壁的大哥哥好可憐……"

  “伸太郎,我要進軍校去了,老師說那裡有方法治好我的病。"

  “老師說他能幫我醫好我的身體!我真是太高興啦!"

  “伸太郎桑,再見。還有,我喜歉你。"

  原來所謂缺失的回憶時這麼一回事嗎———

  難怪遙你如此了解我

  以前的桃原來已經有了能力阿

  原來我的能力是這樣嘛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一下子回憶了大量的資料,導致有點晃神。遙看了眼伸太郎的狀況,立刻上前幫他穩定重心。

 

  “你的回憶都應該回來了吧,伸太郎。"

  “對,我終於都知道遙你所說的記憶是指甚麼了。原來我一下子不見的是到12歲前的記憶。話說只是因為忘了你這個童年玩伴,用得着在監獄時近乎每晚都過來聊天嗎。"

  “因為能再和你見面阿。"

  “大好了,恭喜你阿,伸太郎。"

  “啊啊,謝謝你了遙。"

 

  “所以我們對伸太郎的感情,都是源自父親的吧。"

  “嘖,我才不管這些呢。只要我還是我就行。"

  “……無錯。"

 

 

  “抱歉我要在這時插上話,但如月伸太郎,你的能力到底是甚麼?"研次朗故意忽視原本的敵我關係變得和諧,該死的,如果不是Azami受這個世界的保護,研次朗真想直接逼她只說出伸太郎的能力好了。

  “我的能力是‘目纏',要說的話就是扭曲真和假,重新建構一個新的選擇。"

 

  “那就是你的能力,能一定程度的倒轉黑和白的存在。"

  “對,可以這樣說。"

 

  “那難怪你能編寫出那些指令,就像在選答題時明明只有ABC,但卻能做出一個未知的D的答案。"

  “所以你需要我立即做出新的答案嗎?"

  “不,不用了,所以Azami 你是一早就知道沒有干涉過去的能力吧。"

  “當然,你認為我一直在陽炎世界裡是做的是甚麼?"

  “我也想回到過去,但既然沒有能力去改變,我又不想遺忘,所以我選擇無限地循環。"

 

  “呵,你還真是有夠狠心阿。的確,這樣也是一個方法。"

  “既然有了我想要的答案,我們就回去吧,反是都有個結尾。"

  研次朗像是想通了甚麼,喃喃細語。

  “對阿,結尾。"

 

  回到了原本的世界,研次朗第一件事就是刪除了之前的研究資料。說是不要再為過去束縛太久,要為了自己和女兒的幸福負責。

  伸太郎因為原本已經是由監獄中除名,所以回來後離開監獄時更是暢通無阻。還有伸太郎那個胡扯出來的入獄理由,ENE,她又回來了。本來在實驗時就有刻意除去身前的記憶,在被困時還被控制了情感系統,所以她就是進入了休眠類似的模式。

  遙一如既往地在研次朗的身邊做着助手的工作,而KUROHA和KONOHA兩人因為身份的特殊性,所以沒有除了在監獄工作就沒有別的選擇。他們雖然相處模式還是如以往,但因為研次朗刪除了之前的研究檔,所以他們之間那個絕對服從關係已經不存在了。所以三人之間的相處較1前的和諧。

  目隱團的大家在進入陽炎世界的時候,被藥物強制進入睡眠,所以對Azami的事情一概不知,但後來研次朗對能力者的態度不同了,比起分析解構能力,更幫忙關注能力者的失控和能力控制上。所以目隱團的大家比以前更了解‘目’的一切。

 

  "伸太郎,你還欠我一個答案阿。"遙在送伸太郎出監獄那天,怕他是忘記了這件事,特意要他在這時做出回覆,大有他不回答就不讓他離開的意思。

  "遙,你想要的答案嘛……"伸太郎有點害羞的樣子,搔了搔頭髮"雖然拖了你很多年的樣子,我的回答是,我們在一起吧。"

 

 

END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這文網上發佈都總算是完了((明明可以一日放完但硬是拖到今天

這篇原本只是單純地想練練手的小短篇,但不知道為甚麼會混到出本預定了,原本打算月更在LOFTER上為社團積點人氣,但不能再在社團中只做幫手的小透明,所以這篇東西就決定出本了。

全文碼得最開心和痛苦的都是肉的部份TuT但有了這次碼肉的經歷,以後都應該會不斷開肉文了……給自己開坑

感謝看到這裡的你!!

评论
热度 ( 1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