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門/舊番愛好者,渣渣一名
對熱愛的東西會一輩子愛下去!!
對遊戲實況、卡片遊戲中毒到不能自救

© 業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【陽炎同人】溺(7)【ALLShin】

第六章 ●●●

 第八章 ***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件8156333725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  原本計劃其實進行得十分不順利,但在實驗體02和實驗體05共同參與後,突然就得出了實驗結果了。為追求以後的實驗穩定性,建議保持實驗體05的觀察和能力引導。

 

  第xxx次實驗結果:

  實驗體01(榎本貴音) 誕生人工AI[ENE] 成功

  實驗體02(九之瀨遙) 肉體再構造 成功 ※實驗體03和04之母體樣本

  實驗體03(KONOHA) 肉體建構 成功

  實驗體04(KUROHA) 肉體建構 成功

  實驗體05(如月伸太郎) 未知 觀察中 ※紅瞳能力者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為甚麼?為甚麼自己的名字會出現在這裡!?明明自己就是一個平凡人,突然會扯進軍方的機密資料中,這當中一定是有甚麼出錯了吧!

  等等,為甚麼遙要讓自己知道這份文件的存在?這個觀察中應該不包括要讓我這個觀察對象知道,那遙跟自己攤牌的目的是……?

 

  “我就知道伸太郎桑一定會去查那個文件到底是甚麼。”

 

 

  伸太郎背後傳來了熟識的聲音,是遙。明明剛剛就沒有聽到有人進門的聲音,站起回頭看向背後,果然是他,面上掛着往常的笑容,但這樣的狀況明明是看慣的笑臉,卻從中感受到一絲冰冷。

 

  “遙,你讓我找到這文件的到底是怎樣一回事?這是要向我坦白,然後要求我乖乖被你們監視嗎?"

  “也可以是這樣說吧。但最主要的目的不是這個。"

  “還有別的目的嗎,那遙你主動和接觸果然都是為了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吧,每晚都要這樣做真是辛苦了你阿。"

 

  “不對。"

  “伸太郎你說錯了喔,要監視你還不用要親自去監督你,我去找你都只是我自己的任性行為罷了。”

 

  “……遙?"

  “我找你聊天的原因,我想伸太郎桑是不會知道的,原因都是你都沒有了記憶嘛。"

  “我…沒有了記憶?!我以前都沒有失憶過。在我第一天進入監獄時才是和你第一次見面!"

  “不對喔,雖然伸太郎桑現在不知道,但你終會記得的,你小時侯真正的記憶。"

  “為甚麼你如此斷定,我相信我自己的記憶!"

  “為甚麼我能如此肯定,是因為我是更改你記憶的當事人之一阿,雖然主要動手的還是老師。但我相信伸太郎你的紅瞳能力控制好後,一定會明白我們的苦心。"

 

 

  “!!!!!!!!"

  “對了,紅瞳!為甚麼你們說我有這能力?我只是一個平凡人啊。”

  “伸太郎桑果然已經知道了紅瞳的存在阿。而且伸太郎桑是有紅瞳喔,只不過是你自己不知道罷了。"

  “我,我會知道紅瞳這不是重點吧,重點是為甚麼你們能肯定這回事,明明檔案上寫的是未知。"

 

  “未知是因為伸太郎你自身都不能控制能力的原因,所以也分析不了你的能力。"

  “能力在你不知道的時侯其實有使用過,這監獄的監視系統可是密佈得很呢。說回實驗,當時如果沒有伸太郎的協助,可不能成功阿。"

 

  “所以說我又在哪甚麼時候幫過你們了,我可不錯記得我身在軍方和看過這類文件阿。"

  “有阿,以前伸太郎不是有段時間在家中接過一份整理文書檔案的工作嗎,那一份全是電腦指令的文檔,最後伸太郎你自己還編寫了幾小段指令上去的吧。"

 

  “是那一份嗎!招騁一群人在原本的指令文檔中,隨意任自己選擇那些指令,編寫一份的新文檔。原來這個莫明其妙的工作就是軍方的傑作嗎!”

  “雖然對不知情的人來說有點奇怪,但這工作的報酬還不錯吧,應該都不太會放在心上。那個文檔上的就是人造人實驗內容的行動指令,會用這方法,是因為老師說過有些他所不知道的紅瞳能力者存在,而當中有可能有人能把這成千上萬的指令整合出最理想的結果。"

  “太瘋狂了吧!那時的指令資料可不是說笑的,而且寄望有能力者碰巧幫上忙,機率也太低了吧。誰能肯定能力者編寫出來的又一定會成功?"

 

  “的確沒有人能肯定能成功,但的確是成功了,而令它成功的人就是你,就是因為你加上去的那些指令,我們才成功的,我們都嘗試過不求入你額外添加的指令,但出來的結果和以前一樣都是失敗告終。"

  “後來老師就以你碼的指令為核心,重新建立一篇新的執行指令,KUROHA就是那篇全新指令的產物。"

  “KUROHA是第二次指令的產物,那原本的那篇即是……"

  “對,就是KONOHA。"

  “他們兩個是人造人這種事,太難相信了吧,明明都是擁有情感的人類。"

  “可是這就是事實,由我和伸太郎的關係,所以他們都一樣是擁有紅瞳的喔。"

 

  “遙你也是?!"

  “對,我是老師的紅瞳實驗對象之一,我現在還能站在這裡,也是託伸太郎你的褔呢,我是第一個試驗那些指令的人,但我本來就是存在着的人,所以我只需要你增添的指令就成功了。"

  “我不明白,為甚麼你們要這樣做,製造人做人﹑紅瞳能力者,你們到底想要做甚麼。"

 

  “站在政府的立場,當然就是希望有一批強悍的士兵幫他們做事。我個人只是單純的想用紅瞳的能力活下來,老師的理由我就不清楚了。"

  “活下來?"

  “對,活下來,因為我天生就有重病。注定活不長,是老師令我找到活下去的方法。"

 

 

  沉重,空氣中傳達的只有沉重二字。遙在說話期間已經不見平日的笑容,平淡的表情,從中讀不出一絲情感。伸太郎與遙相反,一開始刻意裝出的平淡在遙的坦白中,動搖不已,到最後不經意已是渾身冷汗。

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溺能完稿真是太好了QwQ完全沒有想過其實能趕在死線前成稿

還有那篇肉番外真是寫到想哭,為甚麼我要如此作大死........

希望大家支持QvQ!!!!



评论
热度 ( 1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