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門/舊番愛好者,渣渣一名
對熱愛的東西會一輩子愛下去!!
對遊戲實況、卡片遊戲中毒到不能自救

© 業夜
Powered by LOFTER

【全職同人】篦櫛【傘修】

*人類傘x狐妖修

*人物屬蟲爹,OOC屬於我

*白話化多,文筆渣見諒

*OK?↓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 

  「小孩子?這個時候還留在這裡?」

  入夜前正是妖魔和人界最模糊的時間,一些精怪會這時引誘人類進入異界,故被稱為逢魔之時。一般大人,都會叫喚自己的孩子回家,除了妖怪的問題,入夜後孩子還在郊外也容易迷路、大人也不易尋回。

  「會說話…的狐……狸?」蘇沐秋轉頭尋找聲源,入眼的只有一只坐在大石上的狐狸,他剛來這片地方不久,連這片林中有甚麼樣的走獸都不清楚,但會說話的野獸?這樣的野獸,不,應該說是妖物吧,他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,讓他久久不能反應。

  狐狸卻是聽到少年的話說愣了一下,他現在是本體的狀態吧,這小孩竟然能看到他,雖然現在正是逢魔之時,一般人類可是看不到他的。觀察對面的人類身上也感覺不法力之類的存在,那到底是為甚麼呢?

  一人一狐就這樣的對視起來,片刻蘇沐秋總算回過神來:「第一次看見不太肯定,所以請問你是妖怪嗎?還是精怪?」

  「嗯?這個對你們人類來說有差嗎?」

  「是妖怪的話還能好好的交流一下,我妹妹還在等我回去,所以有個向導來指路就最好不過了。精怪之類不太能正常交談,所以還是有差的,但看來前者呢。」

  「一個人類小鬼還知道得挺多的,我倒是要問你,這個時刻還在這種山林內,是不要命了?」狐狸抖了抖耳朵,從容地整理起身上的毛皮。「而且你還知道妖物和精怪的差別,所以是道家的孩子?」

  眼前的妖怪應該是狐妖沒有錯,但感覺好像又不是這麼單純的東西「…不,已經不是了。我入山來找藥材的,但不小心迷路了,所以你能帶我出山嗎?」

 

  一個道家的孩子啊,雖然看上去沒有法力也沒有學習到相關術法,那能看到他的原因是……那雙眼睛嗎?瞳孔下隱藏的銀光,這是……

  「你有雙特別的眼睛呢,有能力看到、卻無能力接觸異界的人,幫你倒是可以,相對的你要回報些甚麼呢,人類?」

  觀察面對著的妖物,渾身雪白的毛皮、唯有雙瞳中紅色增添一點繽紛。「我的確沒有能力回報甚麼,現在唯一能給報酬,也就只有這個篦*了。」少年從衣襟中掏出一個小綠布包,打開內裡躺著一只造工精細的篦,看樣式是女性用的。不難猜出這物品應該是女性的長輩給予的,如母親。

  有趣的孩子,明明年紀尚輕但面對妖物,卻還能頭腦清晰的對談。「好啊,這東西就當作抵押吧。」狐狸跳下石頭那剎當即幻化成人形,體形和少年差不多,外貌上算是清秀了,和少年的茶褐髮不同,一頭墨髮除了頭上雪白的耳朵和身後的尾巴,顯出其不是人的身份外。稱得上不錯的化形。

 

  代作人形的狐狸伸手拿走了布包內的篦。

  「帶你走出這片林子不是不行,相對的,我需要你的眼睛。」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

 

 

  「蘇家小子,我來了。」幾日後的中午蘇沐秋野采回來,就看到了早前幫助過他的狐妖化形出現在家中,蘇沐秋看著坐在飯桌旁的葉修,還有一旁給狐狸遞午飯的妹妹。情緒有點不淡定,明明現在才第二次見面,為甚麼妹妹態度能如此的友好,甚至可以說是熱情呢,難不成葉修做了甚麼?

  蘇沐秋進屋放下工具後就扔下一句問題「葉修你對我妹妹做了甚麼?」即使之前他很好心地幫助自己出山林找回歸家的路,但蘇沐秋沒有忘記這是要代價的,現在妹妹對不知底細的妖怪如此好,是被下了甚麼咒術之類嗎?

  「嗯,華可每悠…」

  「把東西吃下去再說話。」

  葉修把食物嚥下,接過了蘇沐橙遞來的茶水「我可沒有做甚麼,不相信你可以問問沐橙。」

  「有這麼……等、等等,你知道沐橙的名字了!?」蘇沐秋瞪大雙眼望向葉修,飯也顧不上吃了,名字對人類還是妖魔都十分重要,雖然法術、咒法在不知道對方的名字,只要面對面就可以施展,但當加上名諱,力量可就不一般。

  「嗯——剛來時我只叫了一聲『蘇家妹妹』就被罵了,說『我有蘇沐橙這個名字』要我不要叫其它奇怪的稱呼。」葉修好像想到甚麼有趣的事,頭頂上的狐耳還抖了抖,露出了微笑。「你放心,我叫過沐橙不要告訴我你的名字。」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

 

 

  「到了,這裡就是你的家了吧。」一人一妖到達目的地時,都已經入夜,一個小女孩扒著門邊好奇的看向外面,這個想必就是少年口中的妹妹了吧。兄妹倆看上去都未成年,家中應該都沒有長輩,不然哪能讓小孩夜不歸宿又不尋回,沒有長輩卻住在這個離鄉鎮都有點距離的地方,又和道家相關,有點意思呢。

  「是的,謝謝了,所以你說要我幫忙的事,是甚麼?」

  「哥哥!」蘇沐秋按著撲向自己的妹妹,撫頭安慰,果然還是回來得太晚,害得沐橙擔心了。

  「別著急,這事現在還要再等等,對了你叫甚麼?總不能總叫你小孩兒吧。」

  蘇沐秋才想起來,他們剛剛這一路都是你、小孩兒、喂的互相稱呼走過來,的確這樣叫喚也不太好,但要告訴他名字嗎?

 

  「……蘇,就這樣吧。」

  「噢—」葉修眯起眼睛,對這個答覆有點意外,有對妖魔的知識,知道不能輕易透露真名,但隨意取一個代稱告訴他就好了,偏偏要說姓。有趣的小孩。「不錯,只少還知道不能盡信『我們』嘛,我叫葉修,那過幾天再見吧蘇家小孩。」

  「到時再一起把這篦還給你。」葉修揚了揚手中的篦,晃著尾巴就離去了。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

 

 

  蘇沐秋無奈地看向蘇沐橙,他可總算是明白為何自家妹妹對葉修興致如此的高,一頓飯下來,蘇沐橙大半時間都在盯著葉修的耳朵和尾巴。簡單明了,蘇沐橙就是想揉揉葉修的毛皮,明明以前家中也養有貓,但怎麼不見從前有這毛病呢?

  雖然那條尾巴毛皮看上去很軟,而且在陽光照耀下白雪般的毛髮,看上去更顯蓬鬆柔軟;耳朵感覺也不錯,會不會像以前摸貓的耳朵觸感一樣?溫溫軟軟的,摸得時候會不會還抖過不停呢?

 

  「蘇?蘇?」葉修看著說要收拾碗筷的人,到了水池旁卻發起呆來,出聲喚回神智。

  「吓?怎麼了,葉修你為甚麼變回原型了?」轉頭看到是一隻狐狸那刻,還是不適應自己竟然和妖怪打起了交道這件事。

  葉修擺了擺尾巴,前爪扒拉著地面:「沐橙她在剛才問我能不能摸摸我的尾巴,我一開始也沒有在意,但……她摸著就躺了整個人上來,而且越摸越來勁…」

  「所以你是因為受不了才變回原型逃出來,原來狐妖還是會有著以前的習性呢。」

  「呵呵,小子你是忘了你還要幫我幹活是了嗎?」尾巴豎起來了,感覺這樣子的葉修比人類的樣子好玩多了,雖然對於妖怪來說,自己的年齡稱小孩還說大了,但被小看的感覺真的令人不愉快。

 

  待家務事都完成又是一刻鐘後的事,葉修又總算恢復人型的狀態,三人一起坐在廳中說事。「在說事前,這個先還給你。」葉修把篦推到蘇家二人面前,蘇沐秋審視了一會兒才收下篦櫛,再度放回布包中收妥。

  想太多都沒有用,妖怪想耍詐要用的手段可多,只要一個幻術他們也無計可施;武力方面,蘇沐秋可不相信兩個人類小孩斗得過會用法術的妖怪。

  「你不怕我反悔嗎?」

  「認真的問?」

 

  蘇沐秋就知道對面這個妖怪很難纏「所以到底是甚麼事?」

  「我想你去之前你迷路的林子裡,找到一塊全黑色的石頭。」

  「就這樣?」

  「是啊,就這樣,很簡單吧。」

 

  「這樣的石頭林子隨便找找就有了吧。」蘇沐秋才不相信來自妖怪的要求,這樣的石頭葉修隨便就能撿到。

  葉修伸手指向蘇沐秋的雙眼。「當然我要的不是普通貨色,我要的,是雖然在普通人眼中的黑色石頭,但在你的眼中應該會有點不同。」

  「我的雙眼…」蘇沐秋和妹妹不同,蘇沐橙的確是有法力的人類,而蘇沐秋雖出身道家,但卻沒有一星半點能力,特別之處只有他的『眼睛』,令沒有法力的他卻能看到另一世界。

  「對,就是你這雙『火瞳』,或者是人類說的『陰陽眼』」

 

 

─────

 

 

  蘇沐秋和葉修在森林中轉了好幾刻鐘,結果是入夜都一無所獲。葉修透露了他花了三個月的時間都找不到,僅能把範圍縮少到森林大小,對於今次探索本就沒有抱太大期望。

  但因為葉修提出的要求是:找到石頭。

  所以一日沒有找到石頭,蘇沐秋和葉修都斷不了關係。這樣的日子多了,結果找石頭的事沒有進展,但葉修和他們兄妹的關係倒是拉近很多,至少葉修已經習慣了兩兄妹不時就要求葉修變回原型,摸一把毛皮;葉修來蹭飯都變成定居在家中;蘇沐秋開始習慣了三個人的生活,平日一齊去野采狩獵、閒暇就去尋找葉修口中的石頭。

  感覺比以前更像一個家……以前在祖屋根本沒有親情可言,被拋下在這地方和沐橙生活後,因為總是留沐橙一人看守,所以感覺有點對不起沐橙。現在多了葉修分擔工作,總算不是幹活度日,而是真正的生活著這裡。

 

 

  「沐秋,我餓了,午飯還沒有好嗎?」葉修探頭進庖屋,自住進宅內,葉修就得知了蘇沐秋的真名。被問及原因,蘇沐秋也沒有拐彎抹角,直接回答:「當初的『蘇』只是他不想認輸。回答了名字他以前從道家學習到的自我保護都作廢、回一個虛假的名字,證明沒有和妖魔正面對抗的能力,但都讓知道住處不告訴名字,僅僅是虎頭蛇尾的做法。」

  「所以折衷出來的結果,就是『蘇』這個代稱。」

 

  「你真的越來越不客氣了,葉修作為妖怪的你不是不必三餐都進食嗎?」自熟識起來後,葉修的本性完全暴露無遺,雖這樣的相處更令蘇沐秋自在,但每當他對上葉修用狐狸姿態提出的要求,真的挺想念剛認識的他,蘇沐秋能做到毫不猶疑的說出拒絕。

  「想要早點吃上飯,那就幫忙把放在旁邊的菜洗掉切好。」

  「真沒有聽聞有人要妖怪幫忙家務事,而且還要下庖的。」嘴上說著抱怨的話語,但還是聽從指揮在動作。在住進蘇家前,葉修的胃早就被少年少女的手藝給折服,當野獸時吃的,自然比不上人類加工烹調的食物。

  「現在就讓你親身感受一下。」

  「嘖,蘇沐秋你才是魔物吧。」

  「我是人類這是你早知道的。」

 

  「葉修,如果你感覺沒有出錯,今日應該就是最後一日了吧。」等待米飯熟透還有點時間,蘇沐秋開口提及最初的約定。

  「對,如果這次都找不到,也當我們的約定完成了,之後的我一個人再想辨法。」

  「你這是甚麼意思?」

  葉修走出門外摘了根狗尾巴草叼著「就是說,如果還找不到,那就是那石頭早就被不知哪來的人或走獸弄走,不在這片林中。不在附近你也派不上用場,所以之後只能依靠我自己的力量了。」

  蘇沐秋正要開口說話的時候,被葉修出左手強行按著閉嘴,雙眼也被他的右手蓋著「你以前說過,你的眼睛在來這片地域前,沒看到任何魑魅魍魎吧,火瞳的力量我想在你很年少就被封起來。只有在高度的靈力集中地,才能解開一點點封印,但近來你的雙眼看到更多是不是。」

  明明是問句,但由葉修的語氣中,蘇沐秋知道他發現了,自己的眼睛力量的確在變強,看到更多魑魅魍魎、不時還會看到名為魂魄的存在。

  「沐秋,你想和沐橙用人類的身份活下去,就不能再用、不再去想這力量,你原本只是能看到較強的妖魔,但近來連弱得連一絲陽光就能驅滅的幽魂也看到吧。」

  「所以聽我的,之後就交給我吧。作為交換代價,多煮幾頓好吃的就成。」

 

  蘇沐秋感受覆蓋面上的溫熱退去:「那你呢葉修,眼睛的事我一次都沒有提到,你能知道我眼睛的力量改變了,莫不是因為你的力量衰弱了,會以為我看不見才察覺吧。還有你化型的時間和次數都越來越少不是嗎?」

  「果然沐秋你很聰明嘛,第一次見面就覺得你難纏了。」

  「呵,這句我原句奉還。」

  「既然都把話說開了,我也直說吧,一直以來要找的石子,其實是我的心臟。我知道你想說這不可能之類的話,冷靜一點,妖怪這個存在本來就不合常理,即使是原本作為走獸的狐狸,為何會獲得力量化作妖魔?」

 

  的確這個問題蘇沐秋也不了解,查尋書籍得到的答案也不盡相同,且沒有真說明成因。「那是因為,我們這些走獸都已經死過一次了,作為真死了,再以虛的形式重生了。」葉修率先說出答案。

 

  因為死了一次,所以才成了妖怪?

  因為沒有心臟,所以替代心臟用了別的東西?

  魑魅魍魎的力量來源是甚麼?靈力。

  「所以…你現在掉失了現在的心臟,但因為這片地域的靈力,你才得以存活,是這樣嗎葉修?」

  「你真的很聰慧啊,對,情況就是這樣了。所以如果再找不到,就說明我活不久了,雖然因為這片地方的靈力活下來,但正是這力量我更難以尋回我的心臟。」難得在葉修的臉上看到困惑無奈的表情。

 

  「那你為甚麼會不見了心臟?」

  「簡單說明,就是幹架輸了吧。」

 

  沉默,葉修知道蘇沐秋在作出抉擇,但葉修想作為人類,能選的答案其實只有一個,比較可惜的是不能再吃到兄妹二人燒的飯菜。

  打斷葉修放空思想的,是蘇沐秋一個打在胸膛上的一拳,意料之外的攻擊葉修被掀倒在地。身上還壓著罪魁禍首,抵著額頭問:「你是這麼蠢的嗎?」

  「哈?」

 

  「妖怪的心臟是靈力組成的吧,或者說只要有樣物品能積聚靈力,那你就能從中吸取地域上的靈力,得以存活吧。」

  「是…這樣沒錯。」

  「那就不能再找一個物品作憑依作心臟嗎?例如不能用土地的靈力再做一個心臟嗎?」

  「咦?這個我還沒有試過…」

  「給我試!明明平時就很聰明的一只妖,重要的地方卻想不過來嗎?」

  「正常會想到做出多個心臟嗎!你這還是人類會有想法嗎?」

 

 

  「哥哥、葉修,午飯還沒有好嗎?還有剛剛發生甚麼了,好大的聲響啊。」蘇沐橙的聲音從內堂傳來。

  「好了好了,沐橙你在外面等著吧。」蘇沐秋出聲阻止妹妹的腳步,畢竟讓她看到兩人幹架的畫面也不好,起身整理辨論途中扯亂的衣裝。

  葉修也捂著胸口的爬了起來:「蘇沐秋你真的是妖魔吧,想出這種奇怪的方法,還有對著沒有心臟的妖,按胸腔的位置打下去。」

 

  蘇沐秋拿起了飯菜正要往外走,聽著葉修的抱怨,回道:「我是人類,而且你這是自作孽不可活,你以為我是甚麼人?即使約定不是我先定下,但我會遵守約定。為你找到石頭,如果找不到也要找方法讓你活下去。」

  葉修愣了停下整理衣服的手,明明只是人類,還是一個初見面就被他評為“有能力看到、卻無能力接觸的人”竟然就是為了守約。

 

  葉修拿起剩下的飯菜追了上去說:「真是看不懂你這個人,到底是單純的好人;」

  『我會遵守約定,為你找到石頭。』

  「還是自尊心太強;」

  『只是我不想輸。』

  「難道又是折衷的結果嗎?」

 

  蘇沐秋笑:「人類可是最難懂的,這點你不知道嗎。不知道就留下來繼續學吧。」


 

 

FIN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傘哥生賀x1

 

後記:

這篇把茶會小料的番外部份刪去,作賀文發上來。番外留在茶會小夥伴的彩蛋。

終於有正式日子可以去慶祝蘇沐秋的生日了!傘哥生日快樂!!

文中有提到約定、死亡之類,這些是對於原作傘修橙都有經歷過,所以我不想對這些只字不提,但他們能有更好的結局。在我心目中傘修橙三人永遠都是最幸福的一家。

感謝看到這裡的你。


 

(以下wiki)

*篦,即密齒梳或細齒梳,亦稱為篦櫛、篦節、篦子、編笄,古時簡稱櫛。

在中國古代,篦是一種很普遍的理髮工具。篦中間有一梁,而兩側有密齒,用來清除頭皮屑和髮垢,插在頭髮上作髮飾。古代的篦多以竹、木、骨、金屬等製造,中國常州篦是著名的傳統手工藝品,現代則有塑膠製的篦。

外形像這樣的




评论
热度 ( 7 )